繁体 | 简体 | English
 
 

各款宣传单张部份内容

 
 

言语治疗 
你知道吗?

  1. 除发音治疗外,家长无需做功课。
  2. 口肌训练不是每个孩子都做,也不是发音治疗的必然部分。
  3. 「语言」治疗与「发音」治疗是不同的,混淆会阻碍进步。

感觉统合治疗 
常有的问题及答案

  • 感觉统合治疗与运动有何分别?

感统是一个治疗,目的是开启神经系统……运动是在现有的基础里,锻炼肌肉或特定的技术。

  • 此诊所的感统与其他的有何分别?

分别在于个别治疗师对个案的分析,理论的实践以及活动的设计。


心理治疗/辅导 
个人辅导和心理治疗 
协助对象了解心底里的心声、需要;从而得悉阻碍他/她有效地与人建立关系、自在生活的原因。


读写障碍治疗
常有的问题及答案

  • 读写障碍是否记忆力问题?

是记字的记忆力,但不是整体记忆力问题。

  • 读写困难是否来自孩子欠缺动机?

欠缺动机来自读写困难。

  • 考试及格的孩子是不是就不是读写障碍?

不是。是否有读写障碍最好从孩子的读写模式评估。


自闭症治疗 
自闭症是一个横跨几个专业的障碍。患者在语言、动作、情绪甚或学习上都出现问题,故需结合不同的专业,协助自闭儿童回归正常发展轨道。


亚氏保加症治疗 
亚氏保加症患者会有语言、情绪、神经系统讯息接收等障碍,需要结合几种治疗来协助他们。

 
     
 

个案分享

 
  我的言语治疗到心理治疗  
  骆承志奇妙的2011人生拐点  
     
 

有位朋友听闻我在进行言语治疗便不解地说:"你都要学讲嘢?练习竞选总统咩?"。

 

没错,言语治疗便是学讲嘢。但竞选总统的重点是说话技巧,言语治疗的重点是从伤病中恢复,好像电影"王上无话儿"中英皇佐治六世的病是口吃,主要是心理问题。我治疗一段时间后才知道讲嘢不单只是用声带、喉咙,更是用心来讲。

 

我的病要从上世纪八十年代我做第一次"声带结节"的手术开始说起。结节即是增生,就是生了个茧在我的一对声带中间。声带重了自然需要大力(即大声)一点才能被推动。无可避免地,当我讲话多的时候,有个节便对声带伤害很大,伤害越大,便要更用力气说话,恶性循环,终于经常发炎、冲血、喉咙痛、感冒,最惨是失声。有时出去与朋友吃饭,要我不说话干脆选择不去饭局,当然是每次都说了很多,结果跟着好多天都讲不了话。

 

因此应治喉药品(念慈庵、喉糖、六神丸、抗生素。。。)我都非常熟悉,耳鼻喉医生、中医大夫更是经常拜访,甚至去跟唱歌老师学发声,但也没有多大帮助。后来没有了工作也不太积极找的其中一个原因与此亦有关系。

 

到了2007,正当我每三两周为父亲癌症复发奔波于京港之间,我又要做第二次的“声带结节”手 术。当时心里也没有觉得怎么样。“切”了便好,顶多前后几星期讲不了话,平常尽量不参加聚会,即没有讲话的机会,那怕还有病来袭?当然,这只是消极的应对,但当我在2011年时为生计重投职场之际,我的声带不争气,又长了结节。这次真的打击很大,灰心不已,没了声带,怎能攒钱!就算能“切”好,不知道什么时候又病发,没完没了,毫无前途可言。

 

当时我想起一位老同学的太太是专业言语治疗师,我抱着一试的心态约了个时间,结果就像奇迹一样,我的病不药而愈,而且不用花几万块动钱手术,更无须前后几周讲不了话。

 

我的声带问题很明显是讲话(准确讲是:发声)方法错误,吐纳呼吸不正确等等带来了伤病。所以我跟大多数人一样,焦点都放在发声技巧上。出乎意料之外,第一次一个多小时的治疗重点完全没有放在技巧上,也没有用一个什么电子仪器看看我讲话的带宽,反而花了很长的时间去了解什么情况下我有喉咙痛、发炎,结节是在什么样的背景(经济上、事业上、感情上。。)下出现的,最后带出了两个题目:

 

1)我的情况可以大幅改善
举一个例子,曾志伟明显也是讲话很伤声带,而且各方压力应不会小,他的工作估计不允许他早睡早起,更可能烟酒不断,看他出场时讲话歇斯底里,但没听说他的声带倒下去。听了治疗师这么讲可没给我宽心,我有几十年的顽疾,动了两次手术,第三次的结节也出现了,到了这个年纪,治好的希望也小了。不过治疗师从另一个角度分析,几十年当中我是经常病,但实际上大部分时间没有病,结节是某些情况下才出现的,不是时时都有,因此我们应该去找没病时候的“方法、资源”,加以强化,成为常态,那我的情况便可以大幅改善。反而现在去学唱歌、发声、什么沉气丹田的都是舍近图远的。虽然有这么正面的一说,我还是比较务实,抱着以观后效的心态先走走看。

 

2)天地有平衡,阴阳占一方

 

阳中有阴阴中有阳

 

有病当然要找医生治。西医看见有赘生物,药品化不掉的便“切”之;中医讲究平衡,如大悲大喜,容易伤心、伤身;言语治疗有中有西,能治好的办法都可以用。当中的理论实际上不难明白,我体质上各方面都不差,就是十几岁时转声转坏了,所以声带成为了我的生理罩门。既然“切”之不尽,便要另辟蹊径。治疗师还引导我去感觉除了声带的不舒服,还有其他的感觉吗?我的答案很快便出来了,当我一投入讲话,手指、手掌便发麻。后来我被引导去理解为讲话是我生命、生活很重要的一部分,讲解一个完整的观点在我心中非常重要,就像我打乒乓球或专注做一件事情一样,全情投入使我得到当中无尽的满足,唯有筋疲力尽才是完美的体现。

 

得此启发,自此到两个月后的第四次治疗,我的情况立竿见影,因为随身带了个身理警钟,一感到手指、手掌发麻,我便马上改变讲话的速度、语气、声调、心态,有此警报系统以后,我的声带便没有试过掉链子。

 

无容置疑,这个奇遇跟治疗师的功力有很大关系,她除了有多年的专业实践外,更重要的是她也掌握了其他的专业,例如:心理治疗、情绪治疗、催眠、体感治疗、潜意识的排列分析。。。,对我来说简直是大开眼界。

 

说到体感治疗,那就是第四次治疗时,治疗师用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将我手指、手掌的发麻带走。中间通过对话、催眠、请其他的工作人员帮忙,引导“发麻”走遍全身,感觉“发麻”通过其他身体末梢“流走”,让大地好像无限的容缸,双脚好像避雷针般带走高亢的能量。后来我才理解其目的是希望整个身体吸收说话时产生的能量,使其不要集中在声带或手心、手掌等末梢,即声带受袭的力度便可减低。完事后我还多问了一句,我这样治疗要多少次才能学会分散说话时的能量?治疗师告诉我,不用了,身体自己会记住的。

 

这可好,跟着几天我照常的畅所欲言,结果恶梦重临,我又失声了。回头一想,我的身理警钟关掉了当然是防守空虚,被攻击时便马上倒下去。再找治疗师时,她说,没问题,装回去吧,就是不要这么响罢了!神奇吗?下面说的潜意识排列分析更是匪夷所思。

 

治疗师找了三位女同事跟我到了一个大房间,里面是小孩的游玩空间,实际是帮助小孩治疗,地上铺了体操活动的垫子。两位同事按照我的分配,一个是“我”,一个是我的“声带”,还按我的意愿相视而立,我则靠墙席地而坐,不发一言,也不参与。没十五秒,“声带”已站不稳,再多十来秒,“声带”已无法站立,这位女同事慢慢躺下去高低不平的垫子上,眼睛张不大,口却闭不拢。我看了非常震惊,“声带”这么快的形象化地表现出我的发声问题!而另一位女同事–“我”,她在“声带”倒下去后不停的掂脚尖,迎向“声带”,但一直没有移步。这个时候,治疗师加了第三个同事进去说是我的“资源”,“资源”本来跟“我”有一定距离,在“我” 不停的掂脚尖但停滞不前之际,“资源”一步一步靠到“我”身后,好像顶着“我”走向“声带”,但“我”并不就范,反而侧步横移,慢慢靠到墙边无退路为止。经此一段几分钟的活动后,三位女同事简单解说后离场,言语治疗师变成了心理分析师。

 

首先解释三位女同事的行动称为“排列”,是潜意识转移后的表现,开宗明义的说我对我的声带又爱又恨,既关注但又支持不足,结论是:在此心态下声带又怎么会好呢!建议是:我想声带有得用,那便看着办吧。

 

经此一分析,就如当头棒喝,我演绎出不只我的声带,我实在太不懂珍惜了。这都源于我成长时还未到二十几,我便觉得人生的高峰已过,无欲无求,只想再求也是那灿烂的一刻,其它的都是过眼烟云,身外物而已。由此思之,不单是我的声带受到了极大的伤害,与我最亲最近的肯定也受到了莫大的冲击。痛定思痛,心理上出现了非常微妙的变化,让我可以迎向人生新的一页。

 

无论如何,我的声带算是治好了,实际是心态改变了。上面跟大家分享的是大概七个小时、五次治疗、几十年顽疾缠身的体会。更是治疗师二十多年功力、两个硕士及更多的专业学历、还有锲而不舍的解病救困精神,才会固化了一个想法。我的治疗师就好像天使一样,她并不时刻提出解决办法,但不停的引导自身思考,终让我看“清”事物的另一面,这一面从来都在,但怎么会看得“清”则全要靠缘份了。

 

人生就是这么奇妙,当希望快变成绝望时,天使可以出现,这让我学会了珍惜,学会了人生是向前看的,能走下去乐趣自然出来了,机会更无处不在!

 

后记:其后还发现,我的治疗师亦处理学习障碍、婚姻辅导、自闭个案。。。

 
     
地址:香港北角英皇道338号华懋交易广场2期27楼2708-09室| 电话:(852) 2597 5330 | 传真:(852) 2394 6606 | 电邮: [email protected]